關於部落格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 9195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隘寮南溪溯登?北大武

--------------------------


後製地圖(下載連結):





記錄:



DAY 1



經由當地人田先生的接駁順利經由原住民族文化園區進入新好茶部落




八八水災後部落災情慘重




河床的落差漸大,車子已無法前行(前行還有便道、重改裝的車子應該還是可以通行),下車整裝待發。天氣極熱和北部截然不同,原本打算穿在身上的二、三件溯行衣、褲還得奮力擠進33升的背包裡。




13:11-出發 (),H








13:36- 分叉溪(),H,取左股




途中遇到打算前往舊好茶部落的女子及其外國友人,因為道路和橋樑皆已損毀,因此他們找不到前往的路徑,大致上和他們報了方向後繼續前行



14:30-左岸支流,休息,可能早上太早出發睡眠不足,沒什麼動力前行,聊起天來




15:20-續行




峽谷前(約H450)輕裝前去探路,至H540分叉溪的地型前折返(地型不難過,但輕裝上去可能會下不來),回程取背包時同伴也跟上來。取背包後續行至地型前較開闊處紮營,C1(),H,在整理營地時一位正打算在晚上打獵的原住民經過。












日本隊記錄中描述的地型都沒遇到,可能是被填平了吧!



DAY 2



08:20-出發




















08:44-分叉溪(),H,取右股。前段峽谷中日本隊記錄所提及的地型已然不存。








08:50-斜瀑(),H。先由正琳從左岸上攀,在架好第一個固定點後,並無好的岩縫可供架設第二個固定點,因此正琳放棄攻擊,轉由阿達接手。




































在此同時和大美女、大膽至右岸後方上攀一小段觀察,發現或許右岸會比左岸來的好通過也說不定。












11:08-龍恩最後一位撤收通過



















11:13-整理、重新分配裝備後續行
























11:45-深潭、斜瀑(),H,從右岸上攀




















12:25-垂降完後用餐




13:10-用完餐後續行



S型彎潭、斜瀑,自己游過深潭後由右岸上攀鑽過一個小岩縫通過後於斜瀑上方打了二根岩釘架設固定點,還蠻容易的。












14:12-全員通過。緊接著又是一個深潭、斜瀑,阿達先行輕裝上攀架繩,從右岸小高繞通過
























14:58-日本隊記錄中的50M瀑布(目測覺得應該不到50M)【】,H,記錄中提及之石板屋已經不見了。由於高繞費時,因此決定在此紮營。



























15:30-和正琳於右岸先行架繩,這樣一來明天高繞會快一些。共架了二條50M的主繩(中間較平緩的地方略過不架繩),即將到稜線時看見山羊逃離,最後固定點離稜線大概還差10M(主繩只剩下5M)



17:10-返回至營地




DAY 3



凌晨下起雨來,天氣轉差








08:30-先行去架繩補昨日之不足,幸好這時候已經沒有下雨了。












09:00-至昨日架繩第二條主繩起點,上升已近100M



09:13-至架繩尾端固定點,上升已120M,等正琳上來幫忙確保



09:53-架完第三條50M主繩,此時位於(225001,2507885)



09:57-正等待繩子撤收上來繼續架繩時,聽到一聲驚叫,原來是大美女的背包掉落。阿達只好拿原本要撤收上來的50M主繩用來垂降下去找大美女的背包。因此只能原地等待,此時看了一下GPS和地圖,等會大約是要往90度的方向上稜線再越稜至H770右岸溪溝的上方(出發前研判的下切點)




10:43-龍恩上來說大美女的背包掉落了近100M,幸好有找到,龍恩說是因為要下背包拿對講機時掉落的。此時下起雨來



11:14-覺得這時的地型沒先前那麼危險,因此決定不架繩了,續行




上到稜線略寬處休息,前方是斷稜




11:55-續行,由右側下切垂降至一平台,打算越過稜線至另一面再垂降。阿達先行垂降,下至溪谷發現左岸岩壁高聳且位於溪谷轉折處,因此判定前方極可能有地型,因此和阿達再上攀回去,打算再繼續越過下一個尾稜。此時霧稍微散開,看到溪谷遠處是高約20、30M的瀑布,看來只能再繼續高繞了,看來還是太早下切,還沒越過H700前後的地型。




















14:30-由()續行。上攀後遇到斷稜(還是稱做是絕壁會比較恰當?),龍恩由岩壁的左側上攀,曝露感不小,龍恩起攀前說有七成的把握(稍早之前的下切也是因為遇到斷稜、絕壁才想要下切,沒想到過早了一些)。霧開的短暫時刻可見瀑布上是一個近90度的轉折,其右岸不是知道是支流還是凹谷而已。




















自己接替著輪流架繩。因為怕必須緊急露宿在稜線上,所以趁著空檔時同伴用雨傘接雨水(自己說下雨不知道算是幸運還是不幸,雅齡回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自己架繩快要到上方的稜線時,繩子差了1、2M,只好先垂降回背包處,由龍恩、正琳接手,自己殿後收繩,過不久龍恩用無線電回報說上方是瘦稜。



17:08-龍恩再度回報說沿著瘦稜前進發現駁坎,阿達考慮是否在駁坎處紮營。龍恩說想再往前探一下路。



龍恩再度回報明確聽到溪流聲,說有可能是支流




17:50-自己收完繩後到達駁坎處(),H。



龍恩想垂降至溪谷,但自己認為天黑視線不明,怕垂降至溪谷若是還沒過瀑布隔天還得再上攀回稜線,因此不是這麼想下切,但最後阿達的決定是垂降下溪谷。在等待垂降時仔細看了一下地圖,發現瀑布不可能是稍早推測位於H800的支流處,若是位於H800的支流,應該會被另一岸的尾稜擋住,若沒擋住也會看到尾稜(沒看到尾稜,因此顯然不是稍早推測位於H800支流處)




19:30-摸黑垂降至溪谷(),H



DAY 4



起床後到營地四週一看,昨天晚上摸黑剛好是垂降到連續瀑上方(昨天遠眺看到的瀑布上方還有一約10M的瀑布)。因為小賴他們之前一行DAY4是莒光日,只走了半天(因為知道日本隊高繞後下切又遇到150M的瀑布,因此DAY4到了高繞之處便紮營休息,隔天花了一天繞過一大段的地型),如果昨天算是落後半天,那麼今天或許能趕上進度。
















09:00-出發



09:05-H800的右岸支流,落差極大。鏡頭內部起霧,沒辦法好好拍照(溯溪天氣不好時常遇到,氣溫改變時霧氣時有時無)。



09:18-約2M的小短瀑,極為光滑,若要攀爬很花時間,往回退從右岸高繞為妙。高繞途中還看到更大的深潭。
















10:32-由深潭、滑瀑頂垂降回溪谷(),H












10:38-右岸支流,H885,為一斜瀑。前方是一轉折狹窄處,從右岸小高繞。













11:03-H930的左岸支流



11:14-聽見雅齡驚呼一聲,自己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只見一隻山羊由上游方向從自己身旁不到一米處擦身而過,逃逸無蹤(山羊還差點摔到)。雖然自己掏相機的速度已經非常快,但還是無緣留下其影像。雖然二次分別溯源南澳南溪左、右股和前天先行架繩時都看見過山羊,但離自己這麼近倒還是第一次。









11:34-四週是霧濛濛的一片,但是看了高度計覺得差不多到了分叉溪,因而停下腳步確認,差點錯過。分叉溪(),H。




11:50-取左股續行,左股為一斜瀑,阿達先行從右岸上攀,其餘同伴拉扁帶通過。








12:15-雙股斜瀑,為崩塌地型,可直上。先行用餐















13:10-用完餐,適時霧散開,看見上游為峽谷地型。上去一看是二段落差加起來大約是30、40M的瀑布,兩岸光滑,直上極難。日本隊的記錄看來好像是從右岸高繞越過左股再下切回右股。在霧散開時看見左岸崩塌地上方有植被看來比右岸好走且由地圖上看來左岸相較於右岸落差數百米的稜線而言比較好繞,判斷後決定由左岸高繞上到尾稜後再下切。(和日本隊、小賴他們一行人的繞行方向不同)




13:30-續行,攀爬而上發現瀑布可能不只二段。崩塌地型落石不斷。雲霧洶湧而上,一陣又一陣。到了有植被之處落差、曝露感漸大,便架繩上攀。




































14:39-自己架繩上到瘦稜的尾端(),H,看見左方溪谷有一斜瀑,往前走一小段看見大落差的斷稜。
若是攻不過去,在天數不夠的情況下,或許只能考慮原路下溯撤退。











由下面觀察覺得岩壁的右側比較好攀爬,但龍恩跑去幫忙墊後的正琳收繩,因此只好由自己在收了幾條sling、快扣、普魯士繩、friend、岩釘、岩鎚後由阿達幫忙確保上攀。



上攀一小段後就發現地型比在下面看的時候還要over很多,不時要左右邊攀避開(岩質破碎,沒辦法打岩釘做腳點來人工攀爬),大部份的時候還是找樹根當固定點向右邊攀,此時下方的落差大約是1、200M,一、二段邊攀時岩角凸出,曝露感極大。但有時沒有樹根因此還是想辦法打岩釘做固定點,聊勝於無(找了很久才勉強有固定點,而friend是完全無用武之地)。固定點轉折太多,就算已經用sling加長,繩子還是不好拉,很難攀爬,至一大樹根做好固定點自我確保後,阿達打算上來一點換確保的地方,看繩子會不會好拉一些。此時sling也用完了,其它的裝備在這個地型也不好用,因此請阿達順便帶幾條sling上來。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先前攀爬時那麼害怕,霧散開時坐在突出的樹幹上俯看瘦稜和下方的溪谷只覺得景色非常壯觀。阿達上來後沒有好的確保處,因此改由龍恩幫忙確保,阿達幫忙抽繩以便於攀爬。雖然抽繩後較好攀爬,但相對的若是失手,那麼墜落的距離也會增加,因此不安全感也同樣的增加了。續攀,在遇到over還是向右邊攀,直到一較大over處,此時右方的岩壁更為削落,也無法再繞行,此時一樹幹凸出於岩壁,在做好固定點後雙手一抱樹幹離開岩面翻身而上,緊張而又興奮。最後一小段沒有樹根可供借力攀爬(岩壁也被植被覆蓋),因此只好抓著一把草後上攀到岩壁頂端。



到了頂點還是瘦稜,架好固定點後一看稜線比起攀處還窄,起著霧看不清楚溪谷的狀況,阿達用對講機通知說已請其他同伴緊急紮營,要自己垂降下來時將幾個不好通過的固定點拆除,並將部份固定點打雙套結,以利明日上攀。垂降一段後,覺得繩子經過的部份over可能連輕裝都不好攀爬,因此和阿達討論後用jumar上攀至頂點將整段繩子抽上去再重新放繩,回到起攀處已近18:00,此時龍恩正垂降二條50M下左方溪谷取水。



稜線實在很窄,最寬處可能不到2M,在整理營地架設外帳時,裝著睡袋的防水壓縮帶滾落,好險掉在下方大美女的外帳上後彈開而被樹幹卡住,否則肯定掉落溪谷,趕緊拉扁帶下去將壓縮帶檢回來。晚上只能和同處一地的正琳朝稜線前進的方向垂直而睡,不然很怕晚上熟睡之時滾到溪谷去。





DAY 5



早上用完餐後仔細打包,主繩終於放的進背包裡面了


















07:08-出發,自己先行用jumar攀爬,看路線是否ok!




到了over處因為繩子已經固定住,無法和昨日一樣向右繞行,重裝攀爬實在困難,因此卸下背包將其確保後將身上背的另一條主繩的繩頭帶上,打算用來拖背包。




07:50-至頂端



往前探了一下段後在沒有確保的情形不敢再前進,無法確定是否可以通過,因此用對講機回報,請同伴上來幫忙確保架繩。稍後霧散開,往溪谷一看又是連續瀑布。




龍恩輕裝上來幫忙確保後往前一探,在五十米主繩用完時是一段比鋸齒稜線還難通過的地型,就像是沒有鐵索可供抓握的五寮尖或是鳶嘴稍來一樣。但是看來過了此一地型的稜線好像比較寬且植被較密,和阿達回報時與龍恩二人難以下決定(雖然自己認為ok!),因此請阿達上來確認。












在阿達輕裝上來確定要前進後,自己下去取背包時再改一次路線避開較大的over也順便放了二條繩梯。



阿達架好省力系統幫忙自己重裝攀爬時,打算加長先前sling太短而不夠長的繩梯,但因為身上沒有對講機所以溝通困難,在幫忙拉的繩子時緊時鬆的情形下操作有點不方便(覺得上方的植被較密若拉背包可能會卡住,因此還是決定背著背包用jumar上攀外再由另一條繩子幫忙拉)。上到頂端後才知道阿達一個人不好拉,有請同伴讓自己帶滑輪上來,但自己沒收到這個訊息,只好請下一位的龍恩上來時再帶上。



在二人合力拉龍恩上來將滑輪加上省力系統後換阿達垂降下去取背包。加了滑輪後好拉許多,但是手還是拉到破皮且快抽筋,隨著上來的同伴幫忙以才輕鬆一點。最後撤收的正琳因為身上的對講機快沒電,通話斷斷續續,因此拉過頭,所以中間的固定點拆不到,只能先將他拉上來,自己再下去撤收。








13:59-撤收完畢,前去和先行架繩的同伴會合








由龍恩向右繞行架繩通過像是鳶嘴稍來的地型後還是瘦稜(或可直攀,向右繞行一段後和稜線上的落差變大,回到稜線又花了一些時間),只能沿稜架繩,植被時密通過不易,後又遇到二邊削落幾無腳點之處(戲稱像是御飯團的岩石,二旁和溪谷的落差極大曝露感很重),速度緩慢。





16:40-到了稍平緩之處,不用再架繩。看了一下GPS和地圖,發現GPS座標和現地對不起來,覺得很奇怪。








17:25-開始下切溪谷,此時座標(),H




17:28-在左方看見日本隊記錄中主流的150M瀑布





18:22-所有人垂降至溪谷。考慮到或許有可能還是得攀爬回去,因此將主繩留下而沒有撤收。由於剛好在連續瀑的中間,因此只能各自在大石頭上紮營,外帳內外都是極重的水氣。



DAY 6











早上討論了一下,覺得在地圖上左岸的等高線很密加上遠眺150M瀑布上方的稜線也是極為陡峭、光滑,可能會再度遇到斷稜,因此改由右岸攀爬,若是攀爬時遇到岩壁則略往左後方(日本隊的記錄是從右岸高繞,小賴他們一行人沒下到這附近而是花一天繞過一大段地型。雖然近距離看來左岸看來比右岸好攀爬,但再度遇斷稜的機會不小)。








07:50-出發,一開始由龍恩和阿達先行架繩




再來的一段還是岩壁,自己接替架繩



10:05-等待的空檔看了一下地圖,才發現原來是地圖重疊的地方貼錯(一格只有3CM而相對的另一格卻是4CM多),難怪昨天GPS座標和地圖、現況對不起來。



這一次架繩的機會較多,因此經驗也隨之漸增,知道在架繩的時候也要多想一下讓後面上來的同伴好攀爬,但有時候在轉折處若無固定點,還是無能為力(自己在架繩時若遇到OVER可走之字型避開,若在轉折處沒有固定,在繩子固定受力後的路線便避不開OVER或岩壁,後續同伴上來的困難度便會增加),因此上攀的速度非常緩慢。



10:40-全部的人上到較緩的稜線(還是非常陡峭),上釘鞋底



10:45-續行,沿途植被極密的陡上。



12:00-再度遇到岩壁(),H,龍恩從右側繞行攻擊。




繞行後和稜線的落差又變大,回到稜線又花了一番功夫,隨後還是架不完的繩,前進費時。往對岸一看,左岸的稜線陡峭,應該是斷稜(若另一面也是削落而無植被),走右岸的決定應該是對的。
























17:00-至一較緩坡紮營,營地狹窄,C6(),H。前方左側較高的稜線是一片岩壁,正琳大致前去看了一下,無法確定明日是否好通過。



今天一整天才上昇了二百公尺。天數不足,阿達決定走支稜上中央山脈主稜,不再下溪谷。晚上用餐,由於自己沒有背水(連行動水也沒背),只好草草了事。



DAY 7



凌晨二點下再度下起雨來,喚醒同伴用雨傘接水。雨從第三天凌晨下到現在,還蠻難過的。早上起床一看只接了200C.C.的雨水。龍恩將其所背剩下來的酒煮開,讓酒精揮發後飲用,雖然自己的酒還剩下3、400C.C但是覺得還沒到達忍耐的極限,因此沒有這麼做










早上討論過後或有可能再下溪谷(到海拔二千二百多的南南段還得上昇七百多公尺,而地圖上支稜的等高線有二處很密,若是碰到地型二天就出不去,這時在沒有水源的稜線上是很麻煩的事),自己雖然節食後的糧食可供三到四天使用,但這時候自己不想表示什麼意見(回到溪谷完溯固然可喜,但天數勢必拉長對於假期結束要上班或是天數拉長後糧食不足的同伴來說卻是麻煩的事,因此上攀稜線或是再回到溪谷對自己來說都行),但沒有表示意見也算是一種意見吧!




08:05-出發



又是一路陡上,但右側的溪水聲極大,肯定還有地型。阿達說這一段是地圖上較陡之處,若都是像這樣可以走,應該還是照昨晚的計劃由支稜上中央山脈(霧氣極大看不清溪谷的狀況,右側還是不好下切)
,算是且戰且走吧!



稜極瘦,最窄之處不到一米寬,所幸還不需架繩,到了約H1700後稜漸寬、漸緩,但還是需要手腳並用。和阿達二人走在後面行動緩慢(二人背著主繩,自己缺水、阿達所食熱量不足,體力流失)








約H1800有崩塌地型,小心通過。崩塌地型後的稜線更寬也更緩,此時遠離支流完全聽不到水聲。



10:58-見一約8人合抱之巨木,再度聽到水聲。



同伴一路上舔著樹葉上的雨水,還將此情形拍照下來苦中作樂。後來見到樹洞約有100C.C.的雨水,每個人都將自己的過濾吸管取出,輪流喝一口完整的水(能喝到一口完整的水,就覺得很滿足)。隨後再度見到樹洞,由於自己還是最後一人飲用,吸不太到水位較低的雨水,原想仿效國小課本裡那隻丟石頭填高瓶子水位而喝到水的聰明烏鴉,沒想到適得其反變成精衛填海,投下的石頭比水還高,完全喝不到水,覺得還蠻好笑的。




11:20-休息,吃乾糧,已經是第二天的中餐無法煮食了。




11:36-續行



一邊走一邊喝著樹上苔蘚滴下來的雨水




12:25-就著苔蘚接水(要過了北大武山頂下切後才有水源,若不接水的話肯定無法應付接下來的行程)一時之間找不到自己的水袋(猜想說應該是掏背包時跑到背包底部),用大美女的水袋接了一公升的水(和大美女共用1.5升)




13:03-續行



大約H2200稜線再度變瘦,過不久行進路線極為陡上,是地圖上支稜等高線較密的二處之一,不知道等一下會不會碰壁




14:41-中央山脈南南段(),H。上稜前植被極密,雖然手腳並用上攀很累,但幸好沒有碰壁。




取右,續行,左側隨即出現崩壁









15:43-鞍部處(),H出現路條,也見到吊子,左下方和右側有明顯路徑,不知是否通往舊伐灣的路徑。









17:24-紮營(),H



手冰凍到連外帳的營繩都差點沒辦法打好。天氣漸為好轉,見餘霞,約七點時大美女放在帳外的登山錶顯示溫度為攝氏一度,隨後雲霧散開時看到月亮和山下的萬家燈火,已不像前幾日和剛才到達營地時那樣潮溼。希望明天是個好天氣,否則明天在海拔更高的情況下就算穿著過夜的乾衣服也肯定不好受。



雖然下午只接了750c.c的水,但是昨晚沒喝水使得今天體力大量流失,怕明天的體力更差,因此晚上就用了500c.c



DAY 8















起床後見到連日來難得的好天氣,早上煮了奶茶來喝後又再度缺水了



07:04-出發



剛開始的路徑比昨天下午清楚,但過了鞍部之後陡上那一段路徑卻又變的不明顯。約H2700處之陡上路跡不明,只能自行開路,遇到岩壁上攀花了不少時間,此時遠眺可見前幾日上攀稜線與廣闊之堰塞湖。
















約十點左右,天氣變差了



































10:55-曝露感稍重之岩峰(),H,兩側是萬丈深淵
。在此之前經過之處見前人架設扁帶,岩壁上釘有岩釘綁上細鋼纜以利通行。












































11:24-通過岩峰(),H。此段岩峰先前看地圖時還以為是較好走的平緩之處,幸好昨天沒有繼續前進,否則昨晚肯定沒有好營地。



進入鐵杉&密箭竹林,陡上極累。








11:53-又滴雨了















13:34-過H3050岩峰,刮風下雨真是難受。沒想到由昨日紮營之處至此花了這麼久的時間。短短的1、2公里,竟然走了六個半小時。



14:02-北大武山








14:24-天氣不好,在拍完合照後匆促下山。



傳統山路和登頂前的南南段相比實在是天壤之別,好走多了。沿途用過濾吸管喝著石頭凹陷處稍微結冰的些許雨水,不然實在是受不了



15:03-大武祠












西南面的天氣好多了,先前的雨勢應該是東北季風的關係











16:10-鐵桶水源營地,連日來沒好好用餐,在此煮食補充熱量。




17:20-續行



隨著海拔下降天氣更為好轉,還出現陽光



18:21-檜谷山莊叉路口




**:**-光明頂,可見萬家燈火



經過幾個大大小小的崩壁,經過其中一個最大的崩壁時因天黑視線不明只想著前進,即將到對岸時看到較好走的路徑才發現路徑並沒有和繩索位在同一高度,自己忘了找前人踢出來的路徑,自行開路導致筋疲力盡



21:04-北大武山登山口,和正琳、龍恩、大美女在此休息等稍微落後之同伴。林道有幾個崩塌,接駁車無法至此,因此還得多踢一段路。



休息一陣子後身體有點冷,再不走可能會受不了



21:22-續行



林道有幾個崩塌,太早將釘鞋卸下,在隨後避開崩塌的高繞和下切路徑頻頻滑倒,吃足苦頭



22:50-下切完畢至記錄中車子可達之木梯,約H1200。



正琳打電話和接駁的田大哥聯絡,誤以為車子在下方,因此又多踢了一段路,十一點多才看到開車下來找我們的田大哥。由北大武山頂踢下來到這裡落差約1900M,一整天走了十六個多小時,差點令人爆膝蓋。換完裝後吃著田大哥由便利商店買來的便當、飲料,在這時候已經算是很享受了,而田大哥隨後又將車子往上開到木梯處。



等了一會,正琳接到大膽的電話說落後的同伴剛到達原本的登山口,而雅齡的腳底破了十幾個水泡,阿達希望到達的人可以去幫忙背東西減輕一些負擔。因為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體力,在掙扎後還是穿著裝上釘鞋底的慢跑鞋和大美女回頭去幫忙。



在最後一段下切的起點前和落後的同伴碰頭,因為沒帶登山杖的大膽膝蓋不舒服,所以阿達身上背了不少另外二位同伴的裝備。沒想到田大哥比自己和大美女還早一些上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